经典案例

交通

当前位置:首 页 > 经典案例 > 交通 > 正文

事发当时无恙,事后出现后遗症,是否可获赔?

案例  
2006年9月中旬的某一上午,张某在经过一个路口时与李某驾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张某当即被送至当地医院进行诊治。因张某当时未发现有何不良反应,遂回家休息。后该事故经当地交警大队认定,张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李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经交警部门调解,张某与李某当天就事故的处理自愿达成一致意见:张某的医疗费自理,李某的医疗费、物损费亦自理,今后双方无涉,就此结案。
但当天傍晚,张某开始觉得头晕、恶心并频繁呕吐,又再次至当地医院急诊,经诊断为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脑震荡伴枕部头皮下血肿。为此,张某住院治疗至2006年10月上旬,治疗期间花费不少医疗费。后因双方对赔偿事宜未能取得一致意见,张某遂将李某告上法庭,要求李某赔偿相关费用。
而李某辩称,事发当日双方对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不同意张某的诉讼请求。
那么,本案中,双方达成的协议是否有效?
评析:
协议应可撤销,理由如下:  
首先,该交通事故赔偿协议是民事法律关系。
侵权行为发生后,因侵权行为受到损害的人,有请求加害人赔偿损失的权利,加害人有赔偿受害人损失的义务,亦即在加害人与受害人之间形成了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是一种保护性民事法律关系,是直接根据法律的规定而产生,其目的是保护受损害的权利和恢复破坏了的社会和法律的秩序,本质上是一种私法关系。
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也是一种民事法律关系,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也是一种民事责任,而此种责任系建立在侵权债权人意思自由的基础之上。表现为:加害人可以自己主动承担民事责任,无须强制机构的介入;当事人可以就该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内容、承担方式进行协商、调解与和解。道路损害赔偿是司法实践中最常见的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因此,在道路损害赔偿纠纷中,当事人双方是可以就赔偿问题达成协议的。
其次,该交通事故赔偿协议有效力瑕疵。
既然我们已认定道路事故协议是民事法律行为,那就须符合法律规定的要件,法院方可对其效力予以认可。
《合同法》第54 条规定,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所谓重大误解,是指误解者作出意思表示时,对涉及合同法律效果的重要事项存在着认识上的显著缺陷,在这种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就是因重大误解而订立的合同。这种合同的后果是使误解者的利益受到较大的损失,或者达不到误解者订立合同的目的。重大误解一般具有以下几个要件:
(1)误解一般是因受害方当事人自己的过失产生的。
发生误解的原因多是当事人缺乏必要的知识、技能、信息或者经验而造成的,从而因这种缺陷而使当事人订立的合同与自己的真实意思是相违背的。
(2)当事人的误解必须是要对民事行为的内容构成重大的误解。
也就是说,对于一般的误解而订立合同一般不构成此类合同,这种误解必须是重大的。所谓重大的确定,要分别误解者所误解的不同情况,考虑当事人的状况、活动性质、交易习惯等各方面的因素。
(3)这类行为要能直接影响到当事人所应享受有权利和承担的义务,合同一旦履行就会使误解方的利益受到损害。
(4)重大误解与合同的订立或者合同条件存在因果关系。
误解导致了合同的订立,没有这种误解,当事人将不订立合同或者虽订立合同但合同条件将发生重大改变。
本案中,张某对自己的伤情不了解,因其当时未发现有何不良反应,遂与李某订立赔偿协议,符合重大误解情形,对该协议的效力认定应是有瑕疵的。
再次,该交通事故赔偿协议的法律后果。
《合同法》 第54 条规定,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由此可以看出重大误解,是一种可原谅的错误,因此,《合同法》规定了撤销权,以防止受害方承受不利的法律后果。
因此,本案中,双方达成的协议应可撤销。

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 安徽省合肥市潜山路绿地蓝海国际大厦A座1201-1203

Copyright © 2012-2018 ANHUI GREAT FOREST LAW FIRM.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2002001号 技术支持:Bestudio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1401号